首页 / 师生笔谈 / 陈丽君:“一国两制”是解决历史遗留的港澳问题的最佳方案和保持港澳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十二)

陈丽君:“一国两制”是解决历史遗留的港澳问题的最佳方案和保持港澳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十二)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讲到,“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事实证明,‘一国两制’是解决历史遗留的香港、澳门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澳门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这是对“一国两制”在港澳实践及“一国两制”对港澳作用的高度概括。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起,我们国家开始面对港澳即将回归祖国的问题,我们既要完成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历史重任,又要继续保持港澳的繁荣与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同志创造性地提出 “一国两制”伟大战略,之后先后与英葡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及《中葡联合声明》,并制定两个特别行政区的《基本法》,将“一国两制”以宪制性法律形式予以保障。由此,港澳不仅由殖民地管治平稳过渡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而且在回归之后港澳地区继续保持了繁荣与稳定。
        回归后的港澳原有制度维持不变,原有的制度优势得以存留:港澳特区政制架构、制度、功能与原有政制基本一致,尤其是司法独立制度维持不变;政治架构中的公务员绝大部分继续在原岗位工作,实现平稳过渡。二十年过去了,在全球一百多国家和地区中,香港地区的司法公正、办事效率、廉洁指数等至今仍排名前列。而回归后澳门的法治、廉洁情况也有了很大改善。回归后港澳经济与社会文化同样基本维持原有制度,均保持独立关税区地位,继续采取自由经济政策;货币独立,联系汇率制度维持不变;财政独立,不需向国家纳税,且税率均属全球最低水平。新闻、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制度也维持不变,国际社会对港澳的经济、社会环境均给予很高评价,香港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地区。
       回归后港澳最大的变化是中国恢复行使主权,港澳纳入国家治理体系,港人澳人完全摆脱殖民统治,实现了当家做主。无论是行政长官还是立法会均由港人澳人选举产生,且选举制度朝着民主方向不断发展。港澳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人数与立法会直选议席均不断增加。随着民主的发展,港人澳人的民主参政意识也大幅度提高,香港立法机构直选投票人数由1995年的92万大幅增至2016年的220万,澳门也由1996年的7.2万增至2017年的17.5万。
        回归后,港澳与祖国内地关系更为密切,内地给予港澳强有力的支持。2003年香港爆发非典疫情,一时间百业萧条,应特区政府要求,中央第一时间推出了自由行和《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帮助香港经济在2003年第四季度便走出谷底,2004年更创造了高达8.1%的增长。同时,祖国也在巩固香港国际金融、运输、贸易中心地位方面,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香港人均GDP由1997年的21万港元增至2016年的34万港元,远超很多发达经济体。回归后澳门经济更是在祖国强有力支持下高速发展,成为世界最富有地区之一,人均本地生产总值从回归初期的15608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89005美元,连续多年排在亚洲第二位。
       回归后,港澳社会文化也有很大发展,教育、医疗保持了高水平,人口受教育程度与人均寿命均排在全球前列;社会保障支出大幅提高,其中澳门社会保障支出增长13倍,社会保障体系日趋改善。
       事实证明,“一国两制”是解决历史遗留的港澳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港澳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事实同时证明,中国共产党善于解决复杂的国际国内问题,“一国两制”是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方法取得的重大理论与实践成果,也是为国际社会提供的解决历史遗留争端问题的一种有效的中国方案。